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好兄弟 要共妻
好兄弟 要共妻
我今年28岁,老婆筱萱,24岁。平凡的上班族,没事时都会带老婆与朋友聚聚餐、唱唱歌,一切都是那样的平淡,直到那天,一通不知名的电话……「嘟~~嘟~~嘟~~」我:「哪位?」

  电话那头:「猜猜我是谁?」

  我:「谁啦!快说唷!」(心情正在不美丽中)电话那头:「妈的勒!才退伍几年,就忘记我的声音唷?」想了好久,这个声音又开始熟悉了起来。

  我:「赶羚羊勒!小伟对不对?」

  小伟:「亏你还有点良心,还记得我唷!过得好不好呀?」小伟,我当兵的同梯,在金六结新训时就睡在我旁边,下部队又刚好在同一个部队,一直到退伍,所以和他的交情相当的不错。但退伍的那年,他选择了接下家里的工作,跑船去了。初期断断续续还有连络,但渐渐地因为彼此工作的关系而断了联系。

  我:「你怎么忽然打给我勒?从哪知道我的电话啊?」小伟:「我就遇到XXX啊!他说他还有和你连络,所以我就和他要了电话呀!」小伟:「X哩!你结婚了唷?」

  我:「嗯啊!放帖子去你家你又不在。」

  小伟:「拍谢耶!跑船人都长年不在家啦!喂,我也结婚了耶!」我:「真的假的呀!还有人肯嫁给你这老粗唷?」小伟:「没啦!大陆妹啦!不过很正点唷!」小伟:「草枝摆勒!我不管,这星期放假来高雄,我们好好聚聚,让我看看你的「水某」。」我:「那有什么问题,看你要怎样招待我们啦!」挂完电话后马上和老婆说,叫她这星期不要有事情,陪我去高雄找老朋友。

  当天到了高雄后,在机场等了老半天,始终没见到小伟的到来,忽然一台全新的S320往我们开了过来。

  小伟:「看屁啊!没看过宾士唷?」

  我:「挖哩勒!跑船可以跑到买宾士唷!这是嫂子唷?」一位看起来时髦而且年轻的妹坐在副驾驶座,看起来约二十出头,身材看不到,但那对胸部彷彿快跳了出来,害我一时不知道眼睛该往哪里放。

  小伟:「这样不行唷!我的奶子你也盯着不放呀?还不快上车!」从小港机场到东港的路上,和小伟聊了很多往事,也听了他退伍后到现在的一些经历。原来这几年小伟都是僱用大陆籍的渔工,因此才会认识他老婆,所以就娶了她。说好听是娶,但小伟却不是这样想……小伟:「唷!嫂子蛮正点的唷!」筱萱:「小伟你好啊!听我老公常常说到你耶!」小伟:「真的假的,那王八蛋真的有记得我呀?」筱萱:「当然有啊!」当晚小伟尽了地主之谊,带我们吃了很多好料的,也喝了一点小酒,两位女人因为不胜酒力,小伟也喝了酒,所以就去了汽车旅馆。当两位女人在睡觉时,小伟说出了令我们惊讶万分的一段话。

  小伟:「兄弟,说真的我好羨慕你唷!」

  我:「有什么好羨慕?每天上班下班,专钱给小孩,还要拼命买房子,不像你,啥都有了。」小伟:「你懂什么呀!一年我有十一个月在海上,什么朋友都没了。有钱有什么用?还是靠老爸留给我的公司。」我:「唉!别这样说,至少有个漂亮的老婆陪你啊!」小伟:「操!只不过是臭婊子一个。还不是找不到老婆,刚好去大陆想说娶一个回来干的,你以为我爱她唷?妈的,等我赚够,在台湾找到一个肯嫁我的女孩,我一定和她离婚!」我:「兄弟你喝醉了唷!别乱说。」

  小伟:「真的,我没醉。兄弟不然我叫她起来,玩她给你看。」我:「!@#$%︿&*())_%#$」还没有反应过来,小伟就拉着我往他房间走了过去。一进房间,青青(小伟的老婆)睡得很熟,但小伟走过去,毫不留情地往青青踢了一脚。

  我:「三八啊!你在干什么啊!你在发什么酒疯啊?」小伟:「兄弟你别管,看就好。」青青:「老公怎么了,来睡觉好不好?」

  小伟:「妈的死阿六仔,你以为我真的爱你喔?挖勒赶羚羊,你不过是用钱买来的东西而已。」青青:「你怎么这样说?」

  小伟:「草枝摆勒!你还函扣,衣服给我脱掉!」现场我和青青都傻了眼,小伟作势要打青青,青青本能的往我身后躲起来。

  小伟:「操!爱我朋友是不是?你要不要脱?不脱马上给我滚回大陆去!」我:「……」小伟:「兄弟,我们难得聚聚,你别想这么多,来,这贱货让你爽一爽。」小伟二话不说就过去把青青抓了过来,顺势一个巴掌就打了下去,并且把她的衣服给脱了下来。青青睡衣里并没有穿胸罩,雪白的奶子就这样在我面前暴露了出来,小小的内裤里实在是挡不住浓密的毛。

  小伟:「兄弟,不错吧?这女人虽然贱,但还蛮有料的。」我:「小伟这不好吧?很尴尬耶!」小伟:「尴尬什么?过来抓奶啊!还愣在那边。」小伟:「青青我和你说,你当我喝醉也好,发疯也好,今天你就是要让我兄弟爽一下,过了明天,我什么都不会计较,知不知道?不然我不会放过你,一定把你打得和狗一样在地上爬!」或许以前青青就有被小伟打的样子,听完小伟这段话后,看了我ㄧ眼,就把我拉到了床上。

  或许是青青身材太好了,也或许是精虫上了脑,我开始摸起青青来。青青每一寸肌肤真的都很嫩,饱满的胸部应该有D,顺着小蛮腰继续往下摸时,真的是湿得不像话。

  小伟:「妈的!你是不会帮我兄弟吹唷?」

  青青就这样含住了我的小兄弟,吹了大约五分钟后,我开始有想要「吐痰」的感觉,心想妈的都这样玩了,怎么能这样就结束勒?谁知道青青似乎察觉到我有异状,因此加快了速度,没有几秒钟,我那两亿只可爱的小生命就被青青给吹了出来。

  小伟:「哈~~你很没冻头耶!这样就出来。来,看我表演。」青青还来不及擦拭嘴角的精子,就被小伟拖了过去,当着我的面被小伟干了起来。

  「喔~~喔~~喔~~嗯~~嗯~~嗯~~」整个房间都是青青的声音,加上第一次看到活春宫,真的是相当震撼,也相当刺激。

  小伟:「兄弟来,屁眼给你。」

  哈~~屁眼耶!第一次玩屁眼耶!我顾不得「朋友妻不可戏」这句名言,就往青青的屁眼插了进去。

  青青:「喔~~(没骗你,叫得比A片还夸张)老公,好爽喔!干我,干死我……」十多分钟后,这场肉搏战也结束了,青青虚脱的躺在床上,小伟也累翻了。

  我沖个澡后便回到了我的房间,还好,筱萱真的睡死了,没有发现这场疯狂的游戏。

  【完】